PHP新手百例系列教程、代码制作中……
 当前位置:首页 → 好文赏析 → 文章详细内容        


上海滩最后的贵族——郭婉莹女士
  添加时间:[2018-7-3]    所属分类:[边走边看]   浏览人气:[311]    [评论本文]  [打印本文]

民国时期有一位女人,她用一生告诉我们:优雅并不在于你的财富权势,而是在于你是否拥有一种高贵的精神。

她是著名的老上海“永安百货”郭氏家族的四小姐,是上海滩最后的贵族名媛,曾落魄到被批斗洗马桶,可却优雅了一辈子。

她就是——郭婉莹。

002.jpg


1909年,郭婉莹在悉尼出生,在她6岁的时候,她的父亲应孙中山之邀,回上海创办了永安百货。

永安百货作为民国时期上海南京路上四大华资百货公司之一,至今依旧挺立在车水马龙,人流络绎不绝的南京路上。

作为郭氏家族的四小姐,同时也是父亲最疼爱的小公主,郭婉莹从小就是上海滩耀眼的明珠。

她童年的玩伴,就是那些名人富商家的金枝玉叶。

但是父亲郭标因为害怕郭婉莹会染上大小姐脾气,所以虽然疼爱她,却也绝对不会溺爱。

所以,平时对她的教育也是十分严格的。

每天早上都会早早起床,带着郭婉莹在花园里打理鲜花,同时也告诉她:做人要像花又不像花,不要娇气,但是要有骄气。

1920年,郭婉莹被父亲安排进入中西女塾念书,这是一所名副其实的贵族学校。

宋庆龄、宋美龄、张爱玲等传奇女子皆毕业于此。

可以说,郭婉莹的起点就比别人高了许多。

那个年代,很多人挤破头,都想要把女儿送到这里读书。

因为哪怕只是小户人家的女儿,只要从女塾毕业,就有了鱼跃龙门的资格,往往能够嫁一个富贵人家。

而郭婉莹从小见得最多的,就是那些所谓的富家子弟。

她见多识广,对那些空有皮囊,内心无趣的公子哥一丁点兴趣都没有。

父亲精心为她挑选了一个富家子弟订婚。

一次,未婚夫送给她一双西式丝袜当礼物的时候,说了一句:“这袜子真结实,穿一年都不坏。”

结果郭四小姐觉得,自己无法忍受以后的另一半,只会跟她讨论丝袜结不结实这么无趣。

于是以死相逼,让父亲解除了婚约。

拒绝了一生安稳的人生选择,郭婉莹一个人离开了家,去了北平。

喜欢儿童心理学的她,进入了燕京大学心理系,再次深造,提升自己。

也是在这里,她遇到了她生命中那个有趣的男人——吴毓骧。

吴毓骧出生寒门,家境与郭家乃天壤之别,但是他英俊风流,幽默有趣,正中了郭婉莹的口味。☞  美女局长升迁的背后,令人不寒而栗......

郭婉莹对他一见倾心,并且疯狂倒追他,两人很快就陷入了你侬我侬的热恋,并且很快就结婚,成为众人仰慕的神仙眷侣。

郭婉莹把自己从小到大的优雅,融入到了跟吴毓骧的生活里。

他们的客厅,有最大的圣诞树,他们的厨师请的是最正宗的福州厨子。

在两人的朋友眼中,他们的生活,就像一首美好的诗,那么幸福,那么温馨。

可是,没有谁的人生能够一帆风顺。

结婚不久,郭婉莹的生活就开始偏离“千金小姐”的轨道。

如同所有变了质的爱情故事一样,郭婉莹跟吴毓骧的爱情也出现了危机。

生性风流的丈夫,爱上了一个年轻的寡妇,夜夜留宿在她家中,终日不归家。

就连1943年,郭婉莹难产为他生下小儿子的时候,他依旧在外面跟寡妇彻夜风流。

也是那一刻,郭婉莹终于明白,吴毓骧是一个会让她开心,能令她高兴的男人,却不是一个会让她幸福,负得起责任的丈夫。

那个曾经的千金小姐,开始学会去经营婚姻,去撑起一个家。

郭婉莹不像别的婚姻遭受背叛的女人,她不撒泼,不打滚。

在一个晚上,她梳妆打扮好,去到那个寡妇的家里,不吵不闹,只是平平静静地跟丈夫说了句:“该回家了。”就连捉奸的时候,她都从不失态,郭四小姐,完成了史上最优雅的一次捉奸。

在郭婉莹的包容下,两夫妻的感情恢复如初,吴毓骧也彻底跟外面的野花断了根。

然而,在努力维持自己一场来之不易婚姻的同时,郭婉莹的内心却越加地不安。

她越来越觉得,自己不是个习惯相夫教子的女人,她想要的是一种生活的冲劲,而不是拜倒在生活脚下。

于是,趁闲暇的时间,她还与朋友合伙开了一个服装店,专门制作一些新潮时尚的晚礼服。

这样的日子也算是幸福的,过着少奶奶的生活,闲情时忙忙不正经的服装事业,郭婉莹整个人仿佛又回来了学生时代那个富有朝气的光影里。

然而,随着太平洋战争的爆发,她的家庭也随之发生巨变。

先是丈夫吴毓骧失去了工作,甚至在她难产期间还出去豪赌,这让郭婉莹整个人陷入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慌当中。

她不得不把当初的那个兴趣工作当作生活来源用心经营,并找了第二份替报纸拉广告的工作来维持家里生计。

最困难时,家里连锅都揭不开;因交不出房租,她只好带着全家回到娘家去住。

战后,吴毓骧抓住了一次快速发财的机会,家中的条件日益得到改善。

近四十岁的她,重新过上衣食无忧的中年美妇生活。

003.jpg

经过1949年前夕去与留的彷徨,好不容易,在新鲜的红旗下舒了一口气。

他们在开始和平的年代里,感到尘埃终于落定,自己如果好好努力的话,在没有战争、没有溃兵、没有黑社会敲诈的社会里,会大有前途。

就是像郭婉莹的丈夫这样爱玩了一辈子的人,也在这时豪情万丈地投入到自己的生意里去。

郭婉莹的丈夫开始同德国做起了医疗器械的生意,并且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。

生意做起来了,郭婉莹开始常常陪丈夫到香港去。

在香港,他们看到许多在上海过着安稳生活的熟人,困在南方那个小小的混乱的半岛上无所适从,香港在五十年代初与上海比起来,就像一个小县城,而突然云集了整整一个讲上海话的、受了高等教育的、在大都市里生活过的精英阶级,他们想用上海模式在香港继续自己的生意。

但在没有发展起来的市场上很快一败涂地。

在被当地穿香云纱和木头拖鞋的潮州人操纵的股市上,上海的熟人们输了最后一根从上海带来的金条以后,从上海来的时髦小姐们,为了家用不得不去舞厅做了舞女,上海来的骄傲的小伙们,也不得不卖掉了刚刚买的美国汽车。

而大多数郭家的亲戚们,开始迂徒到隔着一个太平洋的美国。

郭婉莹夫妇目睹了五十年代在上海移民中发生的一切,当时他们还在心里庆幸自己的选择。

庆幸自己没有头脑发热,亲手毁了自己的生活。

像当时大多数留在大陆的资本家一样,他们对五十年代初清明欢腾的社会抱着真切的好感。

很快,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,让郭婉莹告别一切美好,直面严酷而真实的寒冬。

1957年,郭婉莹的丈夫被划成了右派,关进了监狱。

郭婉莹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炼狱生活,不仅要独自承担起家庭的重担,教育两个孩子成人,还要为吴毓骧的事情操劳。

她每天早上五点起床,晚上十点才能回家。

原以为,这样的日子好歹有个盼头,只要等丈夫出狱了,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。

可怎料,在入狱期间,吴毓骧由于心肺系统疾病,在上海监狱医院去世,只留下一堆烂摊子给郭婉莹。

生活的变故,没能压垮郭婉莹,因为还有一双子女需要她养活。

再苦再难,她也从不在儿女面前展露一丝苦态,更没有在他们面前抱怨过生活。

儿子吵着要养宠物,她就带了一只小鸡回家,让他好好抚养。

虽然过去他们家里养的,都是德国名犬。

但生活最难的,就是学会苦中作乐。

第二年,法院来到郭婉莹的家中宣读了对吴毓骧的刑罚,他需要向国家偿还14万元债务,而这一切自然落到了他的合法妻子郭婉莹身上。

郭婉莹平静地看着自己所有积蓄跟首饰被充公,带着一双子女被扫地出门,蜗居在一间7平米的旧亭子,屋顶都是破的。

冬天的时候早上醒来,她跟两个孩子的脸上都结着霜。可是有人问到她,她却说:“晴天的时候,阳光会从破洞照进来,好美。”

遭逢变故,郭婉莹依旧从容优雅,大概就是因为她有着这样一颗苦中作乐的心态吧。

曾经的郭氏小姐的身份,不再能够给她带来荣耀,反而使得她被扣上“资本家”的帽子,被强制要求去参加劳动改造。

从小有佣人伺候的大小姐,每天都被逼着干重活,修路、挖鱼塘、挑河泥.......曾经不沾阳春水的十指,早就布满茧子,结满血痂。

即便生活满是辛酸,她也要活得优雅,活出诗意。

没有蒸具,她用饭盒也要蒸出美味的蛋糕;没有烤箱,她用铁丝也要烤出香脆可口的饼干;没有茶具,随便拿个吃饭用的碗,她也要天天喝自制下午茶。

生活给了郭婉莹一巴掌,她却把它当掌声。

朋友问她:“都这样了,你为什么还要那么讲究?”郭婉莹说:“因为,这才是人的样子。”

好不容易,郭婉莹终于把苦日子熬到头,到达法定退休年龄的时候,她又被调到外贸职工业余大学教英语。

她的存在就像是一个发泄口,各系老师每天逮着她批判罪行,用口水唾她,用扫帚打她。

面对所有屈辱,郭婉莹一声不吭,始终高抬着头,站得挺拔。

哪怕被刻意刁难派她去清洗厕所,她也从不抱怨,反而打扮得体,穿着优雅的奇葩就去了。

她就像优雅的白天鹅,独行在这个对她充满恶意的人间,她说:那些劳动,有利于我保持身材的苗条。

她的工资也被恶意克扣,从148元锐减到24元。

减去孩子在学校的生活费还有书杂费,她每个月自己只剩下6元的生活费。

中午她就在食堂吃最便宜的午餐,晚饭,每一天都是一碗8分钱的阳春面。

吃完饭,她就在店堂坐多一会,因为冬天她的那间小屋子真的太冷了。

有人说,这样的生活全是郭婉莹咎由自取。

她本可以随家人离开上海,前往美国,如果当初她没有执意留下,想必依旧过着公主般的生活。

但是对郭婉莹来说,这样的经历反而是一种难得的收获。

她说:“要不是我留在上海,我有的只是和去了美国的家里人一样,过完一个郭家小姐的生活。

那样,我就不会知道,我可以什么也不怕,我能对付所有别人不能想象的事。

局势的动荡,生活的巨变,郭婉莹不得不放弃过往拥有的许多东西。

她不能再骑马、不能再弹琴、没有首饰戴、没有华衣礼服只有几件旧旗袍,即便如此她依旧生活得优雅精致。

年华老去,她依旧把一头银发卷得整齐有序,她说:这才是人的样子。

郭婉莹的这一生,都是优雅从容的。

无论是一开始作为大家闺秀,还是后来嫁给吴毓骧,面对丈夫的背叛,还是丈夫去世后,被世人误解,她都淡然处之。

哪怕在最后的岁月里,80多岁的她拒绝了儿女想要接她一起去海外生活的要求。

她一个人生活在一个没有暖气的房间里,自己走路坐车,每天都要化好精致的妆容出门。

她活得安详、低调,却又体面、优雅。

去世前一天,郭婉莹依旧坚持自己打理头发。

上完洗手间之后,她安安静静地回到床上,祥和地躺着,平静地跟这个世界告别。

她没有留下骨灰,把自己的遗体捐给了医学院。

004.jpg

郭婉莹用她自己的人生教会了我们两个字:优雅。

优雅,从来不是你接受过多少教育,你有多富裕。

人活在世上,唯有淡然处世,无论生活给了你多少苦难,你都能够活出诗意,坦然面对,这才是真正的优雅。

没人爱你又如何,世人皆与你为敌又如何,郭婉莹这一生最了不起的,就是她从始至终,一直都在爱自己!

偶然了解到上海最后一个名媛——郭婉莹的故事。

这真的叫活的优雅,活的傲气。

生活处处是巴掌,她却把这些当做相声。

文ge期间,她被扣上资本家的帽子,被拉去改造,从小有佣人伺候的大小姐被逼着干重活。

原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双手布满了茧子,结满了血痂。

但,即便如此,她还是依旧活的优雅,活的诗意。

没有蒸具,用饭盒蒸蛋糕。

没有烤箱,用铁丝烤饼干。

没有茶具,拿着吃饭的碗,也要天天喝下午茶。。

你说这是在装X嘛?不,这是一种生活的态度。

当暴发户只要有钱就行,而贵气和优雅想要学习并且实践在生活中却异常困难。

富的时候有身份穷的时候有尊严,这才是人。

什么叫气场,什么叫气质,什么叫山崩于前不变色,海啸于后不动声?